您现在的位置: 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 >> 云南旅游 >> 腾冲旅游 >> 腾冲游记 >> 文章正文
文章 图片
徒步独龙江小记
更新:2007-11-2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浏览:

依稀记得对独龙江的印象来自05年阿里行时的两位搭车的老人。他们一路上反反复复提到一个叫独龙江的地方,一段超级难走的96公里的路以及那里潮湿的天气和无处不在的蚂蝗。。。。。。

然后又是在去年5月和朋友一起穿越碧罗雪山时,向导的建议:离此不远有一好的去处,名唤――独龙江,每年6月那里鲜花盛开。。。。。。

于是我便觉得独龙江是我应该要到的地方;于是我便在准备在51独龙江冰雪初融时去那里;于是我便在网上发贴组成了8个人的浩浩荡荡的队伍。

出发前一直坏消息不断,4月初时高黎贡山地区大雪,进出的垭口被雪封的严严实实。打电话到贡山一问,说是5月初路能通的可能性不大。沮丧和不死心之余,隔天便打一次当地的电话,心情也随着天气的好坏而起起落落。一直到27日(也就是同伴出发的那天),情况还是模棱两可。独龙江户外网站上的说法是:徒步线路介于不通和半通之间。出发前和同伴开了无数次的情况说明会和现状讨论会,会山会海之后依旧七嘴八舌的没有决议。去了再说吧,实在不行就让大家走碧罗,我自己就去梅里(事实证明这是非常错误的决定!)。

至此需要推出此行的女主角A-白羊座狗狗。狗狗的原名不叫狗狗的,是她参与调戏女主角B-白羊座的爽爽后良心发现给自己起的名字。狗狗是介于老驴和菜驴之间的驴,因为这是她的第二次徒步、第一次住帐篷;也因为她第一次徒步的地方居然是墨脱。狗狗是所有成员中最最盲目乐观的一个,她觉得只要她在天气就会晴的,路就会通的。在严厉的批评了她的盲目之后,发现她居然是对的。

女主角B-白羊座的爽爽。爽爽是个北京女孩,是第一个响应号召加入。在网上和爽爽神交已久,知道她是武林中人,四五个壮汉近不了身。我于是窃喜,有了这样的保镖,我的安全就不用担心了。然后她又退出了,理由是队伍人太多上山不安全,决定一个人走 (典型的无政府主义者,此风绝不可长)。据狗狗揭发,爽爽还曾经私自去圆通寺许愿,愿望居然要是我们的队伍解体。虽然她至今不承认,我还是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她的心愿得逞了)。

男主角就是狮子座的Kenny(也就是我),朋友眼中臭屁霸道自己为是的家伙。

分道扬镳

大家是28号的下午聚齐的,在长途汽车站。我们乘的是18点去六库的卧铺车,而单独行动的爽爽则自己去福贡。云南的卧铺车豪无舒适性可言,甚至很不人道。我睡的是当中下铺,铺位好像还不如我的身体宽(我的确有点宽),甚至觉得我是被卡在两边的床栏中间的。床铺很短,脚没法伸直,只能放在前面老兄的头下面,头和脚之间有一块斜的铁板把两个铺位隔开。车很挤,里面充斥了汗臭、脚臭,也有香水味和洗发水的味道,甚至还有卤菜的味道。是前面的那对小夫妻(Daniel和Selena)在深情相对,丈夫的拿起一块牛舌放进妻子的嘴里然后转过头问:“Kenny你要不要?”我要的,我把脖子伸的很长后也吃到了一块牛舌。然后便是躺下戴上眼罩,毕竟正对着我眼睛的是后面老兄的一只脚,离我不到20公分。

清早5点半到六库的,然后便上了去贡山的车。继续颠簸继续睡,下午2点左右到了贡山。下车便看到爽爽在旁边宾馆跟老板打听情况。又是坏消息,公路至今还没有通。如果这样的话大家的回程就很成问题了。于是在一番挣扎犹豫、缠绵不舍和拥抱吻别之后,5个人决定改走碧罗雪山。爽爽的脸上露出人们很难察觉的阴笑,说:“我归队吧。”虽然很气愤,但是想想能多一个保镖毕竟还是好的。

费了一番周折,找到了背夫。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买好了补给,是30斤的大米、20斤的肉、一些花菜和辣椒。万事具备心情奇好,狗狗买来半个西瓜,在我的房间打牌。输的人便去窗口大喊一声:”计划生育好”。然后便在楼下人们诧异的眼光中大家回房睡觉,在梦中憧憬明天的徒步。

新驴上路

早上8点,吃完了早饭(印象中这是之后5天里唯一的一次吃饱)终于望眼欲穿的等到了背夫。他们是3个人,领队的是个高个子叫小于,另外一个是他的二哥,还有一个最年轻的是个独龙族的小伙子。他们各带了一个筐,里面装着他们的行李然后再放上我们买的补给,最后才是把我们的登山包横绑在上面。

脚步很轻快的出发了,三转两转之后贡山县城便消失在身后。沿着小路渐行渐高,身边流动的是普拉河。普拉河是怒江的支流水很清,而怒江在丰水期间就比较混了。今天的路程是17公里,应该算是比较轻松的。狗狗和爽爽不时拿出卡片照相机东拍西拍,对此我又羡慕又不屑。背着贼沉的单反上路,要拿出相机至少完成5个动作:把包甩到身前,打开拉练,从防水带中拿出相机,关上拉练,被好包。出发前曾经反复斗争,明知道暴走不能拍出什么好的照片,但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再说大男人拿个卡片机多没腔调啊!同时喜欢上徒步和摄影是极其痛苦的,因为这意味着除了帐篷睡袋这些徒步必须的装备外还要额外带上三脚架和镜头等死沉死沉的东西。别人健步如飞的时候,我可能气喘如牛;别人气喘如牛的时候我早已鬼哭狼嚎。

刚过中午,走到了嘎足保护站。这里是一个一家三口驻守的保护站,我们交了每人30元的进山费,没有发票没有收据只有白条。想想人家一家在这里也不容易,就当扶贫吧。

离开嘎足,还是沿着普拉河一路上行。前面没有岔路,向导让我们先行。一路上不时有瀑布从山上飞泻到路上,路边也不是出现一些好看的野果。很想摘下来吃,但是想到攻略上说在独龙江地区,除非你确信能吃的,否则碰也别碰。

停停走走,大概到5点钟左右,前面路边出现了向导说的二层楼的房子,这就是今天的目的地――其期保护站。

夜宿其期

其期保护站是最后一个有人值守的地方,这里的工作人员叫小钱。这是个非常健谈的人,不一会就从红豆衫说到人生理想、从西风古道瘦马谈到他的五次失败的婚姻. 爽爽和狗狗很是不平,凭啥人家就能结五次婚而自己至今没嫁出去呢!

背夫们这时也赶到了,然后便开始砍柴煮饭。这里有个不成文的约定,用了别人的柴火就应该砍些还给别人或者就给点钱。做饭的时候小于发现我们的行李里面居然没有带上昨天买的腌肉,想来应该是装行李的时候忘记在街上了。这对小于他们和我是一个很坏的消息,腌肉几乎就是我们的主菜。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六个人四天时间只能吃白饭和九个罐头。看的出小于他们很沮丧,毕竟要背着那么重的东西赶路,嘴巴里淡出鸟来的感觉并不好受。只能安慰他们,到了巴坡我们杀鸡杀牛来好好慰劳他们。爽爽还是不以为然,这个家伙不吃肉所以无所谓(也没法批评她,毕竟那九个罐头中的七个是她的贡献)。狗狗依然保持沉默,她一路上一直保持沉默,我怀疑是我出发前让她要夹起尾巴做人的缘故。

今天的晚饭是花菜炒午餐肉加鲮鱼。自从喜欢上徒步起就喜欢上背夫大哥做的菜,虽然有时做来的菜毫无色香可言,虽然有时菜锅还要被野狗光顾几口….小于他们的手艺真的不错,特别是这花菜非常好吃。

保护站还养着几头牛,这是大名鼎鼎的独龙牛,是以肉质鲜美著称的。这些牛是专家领导进山考察时的口粮。可惜啊,我要是领导我们就有肉吃了。保护站其实有床位提供,只是爽爽和狗狗坚持要尝试一下睡帐篷的感觉。于是在客房门前的走廊上,我们进行了搭帐篷的培训。等到月亮升起天色已晚,各自钻进帐篷睡觉。

忍饥挨饿

在鸟儿鸣叫中醒来,吃了昨晚的剩饭,没有荤的。我们已经决定罐头要限量供应,把最宝贵的留到最需要的时候,所以早饭是没有荤菜吃的。

虽然吃不饱,活还是要干的。今天还是一路上坡,根据攻略,今天的目的地应该是海拔3200米的东哨房营地。小于建议今晚住在不到东哨房的十二号桥,因为那里靠近水源并且容易找柴火。听说能少走点路,于是大家都赞成。这样的话今天的路程还不到15公里,小于说中午还有时间生火做饭。

今天还是沿着普拉河而行,基本上是上坡。最讨厌的是走下坡路,因为终点在上面,下了多少高度还得老老实实走上去。爽爽捡了一根树枝当手杖,她走地很悠闲,不时停下来拍张照。我和狗狗每每从她身边超过然后到前面休息时,她就会慢慢的超过我们说声我走的慢,慢慢溜达先。其实她走的根本不慢,一个练中长跑出身的人怎么可能比我走的慢。小于他们也走的很慢,不时停下来抽烟休息,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吃饱饭的缘故。小学里就知道周扒皮是坏人,因为他不给长工吃饱还催人家干活。我没法让人家吃饱,所以我不催。

中午做饭的时候竟然发现我们把盐也忘记在其期了。我们都很沮丧,我看过<<闪闪红星>>,红军战士不吃盐是没力气打仗的。我们不吃盐大概也背不动东西走不动山路。于是找出很多榨菜,榨菜里盐多,先对付了再说。

海拔渐渐升高,路边的植被也慢慢发生变化 (说不出具体植被带的名字),就是感觉从密密的树丛变成了稀疏的树丛。小于随手一指也,那就是红豆杉。爽爽很激动,抬头仰望;狗狗也很激动,举手拍照;俺很克制,装作一直见到;小于很不屑,觉得我们少见多怪。

将近四点,达到了今天的营地。这里叫十二号桥,据说从县城算起这是第十二座桥。桥是新建的,建桥以前路人只能在河上架起树干过河。小于他们开始搭建自己的帐篷,他们找来六根拇指粗细的树枝,两根一组弯成弓背形状,然后把塑料布铺上将四角固定。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

之后便是做饭,抠抠索索的从包里拿出晚饭的配额――两个午餐肉和几包榨菜。然后又把肉罐头换成了鱼罐头。肉嘛,应该在最需要的时候吃。花菜也吃完了,小于实在看不下去,不知从哪里去搞来一把鱼腥草。再次感叹老动人民的智慧!鱼腥草很腥,鱼也很腥,胡乱地和饭拌在一起吞了下去。这里的海拔将近2800米,饭已经有点煮不熟了,实在有点难咽。

小于在做一把弹弓,问他做什么用,他只是笑而不答。钻进爽爽的帐篷打牌到天色全暗,饥饿难耐。小于突然在外面叫:“出来吃饭。”我很愕然,今天的配额已经吃完,难道他们饿疯了在透支明天的存粮?原来小于又煮了一锅稀饭,人家也根本没有吃饱!盛起一口一吃,竟然有肉的味道。“这是什么肉啊?”“只管吃,没事的。”于是稀里糊涂的吃个半饱钻进帐篷,然后便是呼声四起。

南磨王垭口

今天是最艰苦的一天,先要花两小时走到东哨房。东哨房再往上差不多就是雪线了(现在这个季节雪线应该在3200),然后再爬升400米左右到垭口。

我们拿出三个罐头(包括仅有的肉罐头),毕竟要过雪山,大家得吃的饱一点。还是昨天那种稀饭,小于变戏法似的拿出两只老鼠放在火上烤。原来他做弹弓是为了抓老鼠,原来稀饭里面的肉是老鼠肉。除了我们的罐头,还有两只老鼠也可以分而食之。我不记得狗狗和爽爽是不是吃了老鼠肉,我吃了半只,剩下的半只给了小于。我突然想起了红军,他们过雪山之前好像也吃不饱。他们挖草根吃,我们挖鱼腥草吃;他们吃皮带,我们吃老鼠。。。。。。

从营地出发就一直是上坡路,脚下不时有一块块小的积雪,雪山也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前面远处出现一块平地,平地上有两间房屋的框架,和照片上的一样,东哨房到了。这里的屋子原来是提供来往行人住宿的,现在人们把能拆下来生火的东西都拆了,只剩下一个铁的框架。

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行,路上的雪越来越多,终于路完全被雪所掩埋。从这里开始需要在陡峭的雪坡上向上爬了。小于他们走在了前面,在平路上懒懒散散的他们竟然象兔子一样往上窜,不知道是不是怕肚子饿,想趁着食物还没完全消化把垭口走完。我们跟着他们的脚印,一会功夫只能隐隐看到他们的背影了。停下来喘息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口渴的要命,随手抓起一把雪塞在嘴里,只觉得一根冰线流进肚子,好爽!转过一到山梁,前面是更加陡峭的雪坡。能够看到小于他们已经走上了坡顶在跟我们招手呢。这就是垭口了,爽爽在前、狗狗断后,一路爬到垭口时已精疲力竭。

垭口往下更是非常危险的路,都是六七十度的雪坡,大雪覆盖下还有很多雪坑。爽爽身轻体健走在了最前面开路,我跟在后面,狗狗在最后。路真的难走,一不小心便会踏进一个大坑,一直陷到腰。狗狗起先还不时拿出照相机东张西望,直到突然一脚踩空、大头朝下的滑了下去。我和爽爽急的大叫,但这根本帮不了她。幸运的是狗狗在一个缓坡上停了下来。无从知道她当时的心情如何,我真的是惊出一身汗。我们更加小心,每走一步都要把脚下的雪踩实。双手也不能闲着,抓住每一样能抓的东西,比如的手边杂草和横倒的枯树。就是这样连走带爬,下到雪线花了近2个小时。前面有一座桥,过了桥就没有雪了。再往前就是西哨房,和东哨房一样,是被拆的只剩下框架的房子。

按照攻略,西哨房应该是今天的终点。但是没有看到小于他们,应该也是和昨天一样,他们不想在这样的海拔停留。我们要赶上去,他们在前面生火做饭呢(这是在垭口上的约定)。雪线下更加不好走,路几乎是和溪流重合的,我们必须漱水而行。路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或黄色的或绿色的。绿色的石头是长着苔藓,不能在上面着力。而黄色的石头甚至更加滑,踩上去肯定摔交。脚已经软了,因为没有体力,肚子也不时在叫。走的速度越来越慢,有时是手脚并用;有时怕摔倒只好坐在水里用屁股支撑。希望他们没有跑太远,这种下坡路是当地人最喜欢走的,他们的解放鞋防滑,所以几乎可以在路上小跑。苦就苦我们这种全副武装的驴,昂贵的登山鞋的致命缺点就是不防滑,我们只能蹒跚而行。下行了两个半小时,其实最多走了三公里,在我走到快发疯时,终于听到了小于熟悉的口哨声。

饭已经做好了。他们又采来了另外一种野菜,吃起来象空心菜。而我们把剩下的罐头倾囊而出,雪山过了总要犒劳一下自己,而明天中午就可以买到东西吃了,库存吃光拉倒。和昨天相比,这顿的确很丰盛了,可是大家好像最多是个半饱。实在太累了,所有的人都早早的睡觉。

吸血蚂蝗

凌晨的时候下了一场雨,雨势似乎还不小。听到狗狗在帐篷外面喊:“下雨了,大家收衣服啦。”虽然几天来忍饥挨饿的,但还是暗暗庆幸这晴朗的天气。记得出发前看过贡山地区的气象资料,51期间几乎没有不下雨的,所以反反复复叮嘱同伴一定要带好防雨的装备。我自己除了防水的冲锋衣外还带上了雨披和帐篷的地垫,可以说是全副武装了。而这些装备至今没有派上用场。

梳洗后胡乱吃了一些稀饭,已经没有罐头了,把包里最后的榨菜拿出来下饭。最后把巧克力分食,并留了一些路上吃。今天下午就可以走到村庄,我们计划好了要买两只鸡犒劳自己和小于他们。想到挨饿的日子就要过去了,大家都士气高昂脚步轻快。

地上很湿滑,还是昨天那种下坡路。背夫他们走的很快,我们仍旧慢慢跟在后头。下过了雨草木的叶子都是湿的,可恶的蚂蝗正在草丛树叶间等着呢。小于让我们在路中间走,这样可以避开蚂蝗。问题是路的一边就是悬崖,而路的宽度甚至还不如我的肩,至少我宁愿被蚂蟥咬也不愿滑到山下去。

蚂蝗叮在身上时只有一点点痒痒的感觉,有时甚至没有如何感觉。只能一边走一边查看有没有蚂蟥从鞋面爬上我的袜子,它们是可以隔着袜子吸食血液的。尽管如此,挂彩总是免不了的。无意中卷起外衣的袖子,竟然发现衬衫上被血浸红了一大片。有四条!或大或小,最粗的一条已经有小指粗细。真是不开眼,俺高血脂,血里还有不少重金属成分,在城里献血都没人要,真是没见过世面。每发现一条就从身上取下放在石头上碾死。以前听人说,如果把一匹马或者一头牛拴在蚂蝗区,不出三天一定被吸光血而死。惹不起只能躲,于是加快脚步。

太阳出来了,海拔也越来越低,脚下的路似乎渐渐干了,我们走出蚂蟥区了。远远望见独龙江在山下奔流了,江水很清。前面的路不难走了,基本都是缓缓的下坡。转过一个弯,突然看到一片很大的房子和地。好一个大城市啊!小于证实这里就是巴坡,有三十多户人家的巴坡。这里有我们想要的很多东西,有可乐(这是我们至少想了三天的东西),还有肉(已经忘记传说中的肉的味道了),应该还有鸡吧(如果前面还没有大队人马扫荡过)。最后一段路几乎是一溜小跑完成的,在路边的小卖部买到了可乐和啤酒。半坐半躺的靠在小卖部的外墙上,看着夕阳,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是很幸福的。虽然吃不饱饭,虽然被蚂蝗咬的浑身是血,但是在“劳动”后能有可乐喝不就是来这里的目的吗。

巴坡是独龙江地区的大城市,这里有电还有客栈。爽爽和狗狗也不再坚持睡帐篷了,于是我们睡的是床。狗狗偷偷的买了两碗方便面,还深藏进包里,但还是被缴获。于是虽然夜深了,还是被瓜分干净。

雪崩惊魂

我们终于不用徒步了(那我们来干吗?),我们包了一辆拖拉机从大城市巴坡去更大的城市孔当。巴坡是原来的独龙江乡政府驻地,后来贡山和孔当的公路修通了,领导们便屁颠屁颠的搬到孔当去了。巴坡到孔当有24公里,路不算差,反正拖拉机能走。一个小时后就看到一幢3层高的大楼(到底是乡政府驻地啊!),孔当到了。

有一群人在打牌,听说贡山的知县也在这里,他是来监督孔贡公路施工的。孔当和贡山有一条公路,长96公里(这就是当初在阿里反复听说的那96公里的公路),公路的最高点是海拔3200米的黑普破罗隧道。公路在每年的5月中到11月是通车的,其他时间隧道都会被大雪封住。今年雪融化的比较早,县里早早派出推土机铲雪。两天前路一度通了(所以知县大人进来了),然后雪崩又把路堵上了。我们如果想回贡山的话,只能从这里包车开到隧道附近,然后徒步走过隧道,最后联系好贡山的车在那头接应。

爽爽似乎今天状态不好,看的出她今天不想走。我和狗狗倒是归心似箭,我们觉得待在这里没什么意思。少数服从多数,爽爽被我们连哄带骗的拉上了车,这好像是孔当唯一一辆可以开的车,当然也是农用车。驾驶室里挤了七个人,我坐在后排最右边。座垫上竟然有一根棍,随着车身颠簸,我觉得这根棍已经嵌到屁股中间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了!驾驶室四面透风,建议司机以后配置一个摩托车头盔。牢骚归牢骚,能租到车真的不错了。

农用车坚持跑到53公里处后(离县城53公里)再也跑不动了,机油漏光了如果再跑发动机就毁了。这里离开隧道还有4公路,我们只有徒步前往。显然,路上的雪是推土机推到一边的,路上还有十多厘米的雪踩上去既滑又软。路的右边是雪墙,大概有两米多高;路的左边就是被雪覆盖的山,我们就象是走在两面雪墙中间一样。

这是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阳光还是非常强烈,风也很大。如果你有相关的知识,应该知道这是非常容易发生雪崩的条件。我很紧张,尽我所能的快步走在前面,左边山上任何一点声响都让我抬头张望半天。前几天两个游客在梅里雪山遇难、狗狗的不详预感还有这种极易诱发雪崩的环境都让我心头蒙上阴影。

狗狗一直跟在我身后,而爽爽落在了很后面(她状态不好),背夫此时已经看不到了。突然,我听到了左边山上有异样的响声,紧接着声音越来越大。雪崩!肯定是雪崩!在两座雪墙之间的我们基本上无路可逃,只能紧紧靠住这边的雪墙抱住头,然后希望雪没有落在自己头上。雪下来了,而且正好落在狗狗站的地方。万幸的是,这只是一次小的雪崩,至少没有大到把我们全冲下山去。

下来的雪堆了一米多高,狗狗的腿被压在里面了。我不敢大声求救,怕引起更加大的雪崩。只能靠自己的手挖雪。看上去埋的不深,可挖起来真的费劲。挖不了几下手就觉得冰凉,要稍微休息一下踩能继续。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把她刨出来了。于是狗狗很感动,决定回来后让我请客吃顿水煮鱼。

穿过隧道后却发现我们约的车并没有在那里接应我们。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隧道到县城还有50公路,徒步需要2天,而我们已经没有吃的了(可能还有做一顿饭的大米)。小于也沉不住气了,不停的埋怨我们:“叫你们不要着急赶路,叫你们买好吃的。”(其实他没有叫过)。看的出他们也有点害怕,毕竟只有手中有粮才能心中不慌,对我们农民来说粮食是最重要的。

没有别的选择,只要抓紧往前赶路。所有的人都健步如飞,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所有的人都面色凝重(除了狗狗还在嬉皮笑脸,大概是拣回一条命很开心,大概是对我的英雄行为很感动吧)。大概又走了2公里,前面好像隐约有辆车,再前面好像隐约有群人。于是大家走的更快,真的是车,是山民的农用车;真的是人,是一群山民在修塌陷的路。

再也不想走了,于是放下矜持放下害羞地吹捧起司机来。司机被我们吹捧的很感动,他也相信让我们搭车就是救了六个人的命,这六个人会永远感激纪念他;如果不让搭车,他就破坏了安定团结的局面,破坏了民族的团结,破坏了改革开放,总之是十恶不赦的。于是我们都上了车,于是这辆车便挤了三十多个人。生平第一次坐这样的车,生平第一次坐在几时斤重的灵芝上。

路的确很差,不时有塌陷和落石在路的中间。但是没有关系,不管是有坑还是有大石头拦路,他们总会下去开路。所以速度虽然很慢,我们还是在不断前进。

天渐渐黑了,远处开来一辆汽车,那是接我的车。这次不再是农用车了,真的是有发动机有避震的汽车。对车老板千恩万谢后乘上汽车,有软软的座垫有挡风的车窗,大伙终于可以沉沉睡去,知道贡山县城的灯光出现在远方。。。。。

后记

每次徒步到精疲力竭的时候就会问自己,究竟为什么来这里。每次都没有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可能是为了缓解生活的压力、可能是为了洗净被都市污染的灵魂、也可能只是习惯性的没法停下脚步。曾经问过爽爽和狗狗这个问题,她们似乎也没有答案,好像也是想来就来了。大概就像George Leigh对珠峰的感觉:Because it’s there. 很欣赏一段广告的台词:人生就象一段旅行,无所谓起点和终点,在意的只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时的心情。


(独龙江畔的巴坡)


(路边飞泻而出的瀑布)


(长长的雪坡)


(最丰盛的晚餐)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字号:】【联系编辑
  免责申明: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云南旅游网转载信息,其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云南旅游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中的观点、描述和立场。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本文系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云南旅游网专稿。其他报刊、杂志、网络媒体欲转载、链接、转贴或者以其他方式复制本文,务必注明“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云南旅游网”字样。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云南旅游网联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银行帐号 - 许可证书 - 旅游合同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